123

文章詳情
當前位置: 企業文化 > 風采中核
?中核二四單華北:一根“筋”技術隊長的“華龍夢”
文章來源:中國核工業報 日期:2019年06月28日

  在中核二四公司福清項目部,有一位“老大難”的核島隊隊長,“對組員要求老多了,脾氣賊大,提出的問題也難以解決,簡直就是‘一根筋’!”,他的同事們如是說。他就是核島隊技術隊長單華北……

  “不是135度嗎?這根鋼筋加工的角度怎么還不對?重新加工!”單隊長似乎有些著急。

  “隊長,這已經是第11次了,就差一度,你看能不能將就綁扎一下。”

  “就是再加工100次,也不容許有1度的誤差。我們做的是華龍一號,全球首堆,國之重器……”

  單隊長話音未落,負責鋼筋數控加工的小李又無奈的低著頭回到加工棚。

  一次又一次嘗試,一次又一次返工,小李來回跑了38次,每一次都是差之毫厘,每一次,單隊長都不以為然。

  這根鋼筋,是華龍一號設備閘門中的一根,直徑40mm;這個閘門,是一個多邊形的閘門,建設施工難度大、無施工經驗借鑒,其內部構造無章可循,CAD整體放樣根本無法進行,而且在監理的嚴格管控下,其誤差不能超過20mm。

  在設備閘門中,每一根鋼筋都不一樣,每一根都是精雕細琢,玉汝于成。單隊長帶領區域工長、技術員一起研究圖紙、技術規格書,琢磨優化施工方案和現場具體的施工方法,對每一根鋼筋都提前進行CAD放樣,確保設備閘門鋼筋綁扎順利進行。

  7天,168個小時,2680余根鋼筋,設備閘門的建設超前完成,檢驗合格!為福清核電6號機組提供了寶貴的經驗。

  回顧設備閘門鋼筋綁扎,38次的返工過程,單隊長的內心是“崩潰”的,但星光閃耀的“華龍夢”一直在他的內心徜徉,他始終鼓勵自己和團隊:難度再大也要克服,沒有經驗我們就自己去創造!如果連一根鋼筋的加工、綁扎都做不好,如何讓我們的華龍一號走向世界的舞臺!

  其實“老單”不老,剛三十出頭,但長年的工地巡查、風吹日曬,黝黑的皮膚、略顯滄桑的眼神,加上讓人感覺踏實的深遂雙眸,“老單”似乎又是對他最貼切的稱呼。

  作為一名土建施工技術人員,對設計和施工之間的“鴻溝”,老單有著自己的理解。在福清核電5號機組外層穹頂施工的時候,根據原設計要求,施工要在寬度為1.8米的狹窄空間內搭設大量的腳手架,其難度極大,安全風險極高。老單在和技術員研究圖紙后,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施工方案:在地面完成外層穹頂土建施工后,再進行穹頂整體吊裝。由于客觀原因,5號機組沒有采用老單提出的新方案,但他沒放棄,在5號機組外層穹頂施工過程中,老單帶領團隊不斷總結完善最初提出的設計方案,不僅得到了設計單位的認可,并成功應用到6號機組建設中。老單說:“圖紙設計和施工出現沖突時,我們的工作就是想方設法把設計轉化為現實,在轉化這一過程中不斷完善設計,最終固化設計。”

  “爸爸,回來吃飯啦!”剛學會講話的女兒從電話中傳來稚嫩的聲音,單隊長不禁濕潤了雙眼,握緊了手中的車鑰匙,望著窗外落滿灰塵的私家車,回想起前幾天和妻子的對話。

  妻子在刷朋友圈時問他“別人都在曬美食、曬旅游,我們曬點什么呢?”單隊長微微一笑:“我們可以曬一曬‘華龍夢’呀”。“你們核電人真不懂浪漫,就知道工作,一根筋!”

  這些年,為了打破“首堆必拖”的魔咒,“一根筋”的單隊長無法成為父母眼中最好的兒子,或許他也不是妻女心中最好的丈夫和父親。但是,萬根鋼筋作證,萬份圖紙作證,高空穹頂作證……他櫛風沐雨,只爭朝夕。

  “單隊長,這根鋼筋的設計變更您看一下……”技術員小王打斷了單隊長的思緒,他揉了揉眼眶,放下了手中的車鑰匙,又正襟危坐在辦公桌前……

  后記·老單的女徒弟

  雨,淅淅瀝瀝,小姑娘獨自到了火車站,抱怨著師傅對自己一點兒不上心,氣得跺了一下腳:“這個老單,當初我要離職,還派我男朋友來作說客;現在真要走了,都不來送送我。”帶著一絲不舍,踏上了南下的列車……

  在女徒弟看來,師傅要求嚴苛,每一根鋼筋和預應力導管都讓自己做CAD放樣,模擬、出樣、現場比對,以驗證圖紙是否可行;師傅又很有耐心,碰到難題都耐心講解,兩人都不確定的地方,他會聯系設計院,將問題搞清楚弄徹底。慢慢的,不確定的子項越來越少,核島穹頂吊裝也近在咫尺。

  一年下來,小姑從初生的牛犢,成長為在圖紙模擬上獨當一面的小技術員,可經常的風吹日曬、工作的高強度,讓她萌生了辭職的念頭。老單知道了,也沒表態,讓她跟著自己“工地一日游”。從早上六點開始班前會,下午六點仍然在現場巡檢,小姑娘很疑惑:“師傅,已經過了下班時間了,怎么還不走呢?”“再檢查一遍今天的工作。”晚上十點,單師傅帶著他的女徒弟走出控制區大門,“今天走了一天下來,你覺得你工作多還是我工作多?”“您……”“那我工作多還是現場施工人員?”“……”小姑娘一時語塞。

  從那以后小姑娘就沒再提過辭職的事,有時還主動下現場幫助師傅處理圖紙施工問題。兩年后,5號機組土建完工,小姑娘因為表現優秀被借調到漳州核電,而老單,又帶著他的下一個徒弟開始突破6號機組施工的難題。

  坐在列車,女徒弟還是撥通了師傅的電話,可是電話那邊卻無人應答,想象著師傅巡檢工地的場景,只不過這次換成了他的新徒弟。一滴雨落在唇邊,竟然有一絲福桔的甜味兒,雨后泥土芬芳的清香伴著海風的腥潤,老單吸了吸鼻子,開心地笑了……(文磊榮 孟歡 孟曉宇)

【打印】 【關閉窗口】

福彩3d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