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文章詳情
當前位置: 新聞中心 > 中核大家談
我的“核”香門第——小城故事多 代代核相傳
文章來源:中國核工業報 日期:2019年06月06日

  “小時候,我總是立在家門前向父親回家的方向翹首眺望,期待著他能突然出現,然后抱著我旋轉。眺望著、眺望著,就這么不知不覺,我便成了當年的父親的角色。”這是高瑩和他父親都有過的經歷。

  高瑩是中核四〇四有限公司第四分公司五車間職工,也是核城地地道道的“土著”。他們家自1974年遷至核城便在戈壁扎根,到了他,已經是第三代核城人。高瑩的爺爺高世云本是北京金屬結構廠技術骨干。1959年,國家號召優秀技術、技能人才投入核工業建設,作為共產黨員的高世云毅然報名,成為參與四〇四初期建設的第一代核城人,從此便將熱血和汗水都灑在了這片熱土上。

  高世云來到四〇四后,在一廠(現第一分公司)三車間就職,負責生產線檢修工作。建廠初期,物資匱乏、環境惡劣,但高世云從未退縮,而是立足崗位,兢兢業業,多次獲得總廠、分廠的各類榮譽。在戈壁的十幾年,他見證了四〇四從無到有,這是他的心血,也是他的信念和寄托。但與家人長期分離總不是長久之計。1974年,他決定舉家遷往核城,他的家人也告別了昔日生活的城市和熟悉的親友。

  上一代為核事業奉獻一生,無私無畏、艱苦創業的精神也深深感動著高瑩的父親高進永和他的兄弟姐妹們,他們都選擇了延續父親的事業。高進永1982年進廠成為一分廠三車間鉗工,1992年參與鈦白廠援建工作,為前期設備安裝調試及后期設備運行過程中的檢修工作做出了很大貢獻。“我記得,援建鈦白廠那段時間父親真的很忙很忙,總是很早出門,很晚回家,披星戴月成為常態,我能見到他的時間很少,聽母親講,父親每次回家都很疲憊,眼圈黑得像熊貓一樣,看著令人想笑又很心疼。”高瑩回憶道。

  “爸呀,今年公司生產任務重,實在太忙了,我一周可能回來不了幾次,您和媽要自己保重,尤其是您腿腳不好更得注意。哎呦,這連軸轉快扛不住嘍!”“年輕人么,干得多學到的就多,大家都辛苦,你可不能先泄氣,好好干,我和你媽不用你操心。來,快給我講講廠里今年形勢怎么樣?領導都有哪些指示?”這是高瑩和父親之間曾經的一段對話。對于父親的問話,高瑩起初總是三言兩語搪塞,但慢慢發現父親眼神是那樣篤定,聽到廠里發展好是那樣開心,他漸漸明白,四〇四于父親而言不僅是曾經工作的地方,更承載著父輩們代代相傳的情懷。

  高瑩大學畢業那年,和所有意氣風發的青年一樣想要去外面打拼,想把自己的志向和抱負施展在更大更繁華的城市,想要去看看核城以外的精彩世界。父親似乎看清了他的心思,前前后后對他做過很多次思想工作,“孩子,你長大了,路本該由你自己選擇,我本不該插手,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回來,能繼續為廠子的發展貢獻力量。你出身在核城,對這里你很熟悉,四〇四的歷史你也都了解。從感情和發展講,我都希望你能回來工作……”父親的一席話讓高瑩感觸很深,作為核工業人的子弟,他很早就對核有了概念,但卻未真正了解父輩和他們的事業,爺爺、父親、姑姑、叔叔……讓他們安下心的是什么呢?

  直到高瑩回到四〇四,這個他熟悉又不那么熟悉的地方,真正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他才開始明白,核事業是一項一旦開始就不能中途停下的事業,成本太高,難度太大,關乎自己的小家,更關乎國家。高瑩清楚記得父親是第一屆核城十大優秀杰出青年之一,大大小小的榮譽更是不勝枚舉。小時候看著父親紅彤彤的榮譽證書只是覺得稀奇,長大后才明白那些榮譽背后積淀著父親沉甸甸的付出。

  在高瑩的印象中,爺爺和父親都是很嚴厲的人,工作嚴謹,對他也要求嚴格,任何事既然做了就要做好。入職后的他在工作中苦練本領、查缺補漏,一絲不茍,堅信“專注才能專一,專一造就專業,專業成就事業”。正是這份執著和努力,使得他在甘肅省第九屆“振興杯”技能大賽、甘肅礦區職工技能大賽中表現突出,獲得甘肅省技術能手、甘肅省青年崗位能手等榮譽稱號。

  “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雖百工技藝,未有不本于志者。”高瑩告訴記者,他希望在工作中能從立志、格物、專注、創新、實踐、自省六個方面不斷優化自己,在公司新一輪大發展中與時俱進,把握機遇,乘風破浪,以祖輩的精神為指引,繼承這份事業,繼續這段故事,為家門代代核工業人而驕傲! (作者系:中核四〇四有限公司劉敏)

【打印】 【關閉窗口】

福彩3d论坛